姜王后原型(姜皇后原名叫什么)

生活 百科大全 2024-05-11 263 0

  后来才明白,其实纣王也有难言的苦衷,这十几年的婚姻生活实在是太枯燥乏味了,正所谓“缺什么补什么”。

  1、妲己只是一个诱因

  纣王骨子里也是很浪漫的,而且具有完美主义和理想主义倾向,并且酷爱艺术。

  却因要在其位谋其政,而被“桎梏打造”成臣民和老婆们喜欢的样子。每日循规蹈矩、按部就班,将自己的婚姻和事业格式化。

  他觉得这些年不是为自己活着,而是为天下万民活着,为后宫的妻子和嫔妃们活着。他是称职的帝王和称职的夫君,也是一个称职的父亲,却唯独辜负了自己。身为帝王没有个性没有自我,这样机械地活着,倒像个“责任的傀儡”了。

  这样的情况下,即便不是他做帝王,让其他人代替,地球照样转,一年和一百年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所以,他感到压抑和愤怒,那是一种潜在的压抑与愤怒,就像火山喷发前的岩浆在酝酿。而妲己的到来,恰如一枚引爆火山的,让纣王集聚已久的愤懑与压抑瞬间一发而不可收。

  让他如此怨恨压抑的,除了朝中那帮喋喋不休、责任感爆棚的托孤老臣们,还有自己的结发妻子姜皇后和两位嫔妃——皇贵妃和杨妃。

  那么,姜皇后和两位嫔妃何以会让纣王如此压抑,甚至于不堪重负,产生了逃避和放纵自我的念头呢?

  2、姜皇后竟是“这样的女人”

  姜皇后如其说是妻子,倒不如说是“母亲”更恰当一些。姜皇后是一个有着停机之德的女子,断然不会允许纣王因与自己和嫔妃们的儿女情长贻误朝政。

  偶尔,纣王想与姜皇后浪漫温存一下,搞个烛光晚餐,跳支情意绵绵的贴面舞,甚至来个不醉不归,睡到自然醒——姜王后不但不会配合迁就,还会如同念紧箍咒,百般劝谏:“大王,切不可因臣妾耽误上班,工作要紧。不然臣妾会被朝臣们唾骂狐媚惑主干扰朝政、不配母仪天下。所以,大王万事要以朝政为先。个人感情靠后站。”

  恰恰是姜王后这种无可挑剔的贤德,才让纣王恨得咬牙切齿,却又无从发泄。只能暂时憋着。

  因此,费仲与妲己合谋陷害姜王后时,纣王才会如此轻信。比起事实,他更希望姜王后这个标杆似的女人——真的做了“千夫所指、大逆不道”的事。

  所以,在得知“王后谋反”后的纣王,反应是这样的,原著原文如下:

  费仲奏道:“刺客姓姜名环,乃东伯侯姜桓楚家将,奉中宫姜皇后懿旨,行刺陛下,意在侵夺天位,与姜桓楚而为天子……”

  纣王听奏,拍案大怒:“姜后乃朕元配,辄敢无礼,谋逆不道,还有什么议贵议戚?况宫弊难除,祸潜内禁,肘腋难以提防。速着西宫黄贵妃,勘问回旨。”

  纣王如果智商正常、能客观理性地分析判断的话,压根不会相信费仲的言辞。他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妻子的人品。再者,单从利弊得失上论,姜王后也绝对不会牺牲自己的儿子和老公,去支持父亲当皇帝。

  但纣王却偏偏信了,这只能说,他内心里更愿意相信这是“真的”。他讨厌完美到让自己感到窒息的妻子。所以,一直想找个借口休妻,是因为忌惮老丈人兵权太重,他不敢轻举妄动。原文继续:

  内有上大夫杨任,对武成王道:“姜皇后贞静淑德,慈祥仁爱,治内有法。据下官所论,其中定有委屈不明之说,宫内定有私通。列位殿下,众位大夫,不可退朝,且听西宫黄娘娘消息,方存定论。”

  杨任再次肯定了姜王后的“贤德仁慈,治内有法。”也就是说,姜王后把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,一片太平。嫔妃再多,也没人敢秽乱宫闱不服管束。姜王后几乎把后宫的女人们都打造成了“一个德行”——中规中矩,安分守己。她们只有面目不同,德行举止却毫无区别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后宫佳丽三千还是佳丽五千,又有何区别?一点新鲜的都没有。

  不但姜王后是这样的女子,就连杨妃和黄贵妃,也都是这样的女人。而且,姜王后德高望重,黄贵妃与杨妃敬重爱戴不已。哪怕姜王后被人构陷,她们也绝无落井下石、取而代之之心。

  黄妃审完姜皇后回奏纣王道:“奉旨严问姜后,并无半点之私,实有贞洁贤能之德。后乃元配,侍君多年,蒙陛下恩宠,生殿下已正位,陛下万岁后,彼身为太后,有何不足?尚敢欺心,造此灭族之祸?……”

  看了吧?黄贵妃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,也是在为姜王后极力开脱并辩解的,可见姜王后在她们心目中的微信有多高了。

  所以说,纣王迷恋妲己、对原配妻子却冷酷无情地,妲己也只能承担小部分责任,大部分责任还是在纣王自身上。因为他早就对发妻和朝臣们的道德绑架心存怨恨,此次不过是借题发挥而已。

  妲己不过是帮他恢复了自私贪婪的人性本能;帮他心安理得地摆脱了责任与束缚——他原本就要为自己活一次。说到底,妲己只是一个诱因、一把钥匙,她只是恰巧打开了关押纣王心魔的牢笼而已。